幾乎沒有一點跡象,4月29日,在湖北經濟學院會計專業碩士生擬錄取名單公示結束後的第4天,這家學校網站公示頁面中下載的擬錄取名單悄然發生了變化:錄取學生從53人變成了59人,新增加的6人都沒有出現在該校的覆試名單中,其中有4人未達到該校的覆試分數線。
  湖北經濟學院黨委宣傳部部長張以林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學校非常重視此事,已經取消了這6名學生的錄取資格,並上報省紀委和相關單位。但張以林也表示,除去沒有公示以外,整個招生程序其實沒有什麼問題。
  未達覆試分數線的考生覆試分列二、三、四名
  在那個已經過期的公示頁面上,一切似乎都沒有改變,除去下載名單中新增加的6個陌生名字。
  4月12日至25日是湖北經濟學院研究生院網站會計碩士擬錄取名單的公示期。這次公示,學校並沒有直接在網頁上列出擬錄取的學生名單,而是給出了一個下載鏈接。當時,這份文件上共有53個學生的名字。
  然而,4月29日,下載文件被悄然替換成了另一份文件,這份公示期結束後新變更的名單中,多出了李澤暢、黃河、周航、王悅、張亞琴、韓萌6名考生的名字。但直至現在,在很多較早轉載相關錄取信息、直接列出了錄取名單的網站上,所能看到的仍然是錄取53名考生的版本。
  更令人疑惑的是,6名學生中,李澤暢、黃河、周航、王悅4名學生的成績根本沒有達到該校的覆試分數線,即“初試總分192分及以上,英語成績41分及以上,管理類綜合聯考成績82分及以上”。這4名學生也沒有進入3月28日該校公佈的79名有資格參加覆試的考生名單中。
  但這4名學生的覆試成績卻均十分優秀。其中,李澤暢、周航、王悅3人分別是覆試的第二、三、四名,李澤暢的覆試成績僅僅比第一名低了兩分。這3人的初試成績均在170分出頭,與分數線有近20分的差距。
  4人中,面試成績稍差一些的是黃河,這位初試僅差1分就能達到覆試線的考生,面試成績為第19名。
  這引發了考生的不滿,有考生在網上表示,該校是“赤裸裸的無底線”,並質問:“你們就是這樣公平地招生?”
  張以林介紹,這6名學生的成績都達到了國家劃定的基本分數線——2014年3月18日,教育部公佈了當年全國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考生進入覆試的初試成績基本要求,其中專業學位類中的會計專業為:A類考生總分最低160分,B類考生總分最低150分,均低於170分。
  “教育部規定,招收研究生主要是線上錄取,但還有百分之幾的線下特錄的權力。”張以林表示。
  對於上述3名同學為何初試成績排名並不靠前卻能在覆試中脫穎而出,張以林解釋,專業碩士的考試中,初試只涉及公共課和外語兩門,兩門分數達到國家的規定線後,還要參加相關專業的考試和麵試。他強調,專業碩士一定要搞好專業課,會計更偏重實踐和創新,所以初試考得好也未必總分就高,這種設計並未違反相關政策。
  張以林表示,事件受到關註後,學校已經向省教育廳和省招辦進行了彙報,之後相關部門已經開始進行調查。
  據他透露,學校對此事高度重視,認為招生有違程序。6月18日,該校召開黨政聯席會,會上作出決定,擬取消後追加的6名學生錄取資格,並對相關責任人進行追究。19日上午,學校已將該意見反映至高校紀工委、省紀委等上級部門,正在等待最終的結果。
  “他們現在已經跟領導及具體操作招生的工作人員進行了談話,也已經責成我們研究生院做好這6名學生的工作。”張以林談到上級部門目前調查的進度時說。他還表示,6名學生大多接受學校的處理意見。
  “一旦有了結果,我們會通過官方網站給出說法。學校的招生工作,包括監督管理措施會進一步跟上。我們要嚴格執行教育部和省教育廳有關招生的規定,在各個環節都做到公開、公正、公平,讓陽光招生落實到每一個環節。”張以林說。
  教育部規定名單變動須做出說明並另行公示
  張以林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這次招生中除了公示以外,並沒有其他問題。名額的變更是因為招生計划出現了變化:“前53個是湖北省教育廳下達的建議性計劃,59個是後來下達的正式計劃。”
  這次出問題的,是湖北經濟學院唯一的碩士專業會計碩士。該校網站信息顯示,湖北經濟學院是在2011年10月獲批為“服務國家特殊需求人才培養項目”的試點單位,招收會計碩士專業學位(MPAcc)研究生,這是湖北省唯一一傢具有會計碩士專業學位研究生培養資格的省屬高校。
  2013年9月25日是湖北經濟學院會計碩士專業學位預報名開始的時間。前一天,該校網站掛出了會計碩士專業學位的招生簡章,招生簡章顯示,該校2014年的招生規模預計為50人,具體招生計劃需要在2014年的4月上旬才能下達。
  按照教育部的《教育部關於做好2014年全國碩士研究生招生錄取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各個學校應該根據教育部下達的年度招生計劃編製分專業計劃,併在本單位網站公佈。但是,湖北經濟學院並沒有公佈具體的招生計劃。
  張以林告訴記者,這次主要是由於最終名額下達時學校的前期招生工作已經完成,加之研究生招生工作人員經驗不足,後增加的6人沒有單獨發佈通知公告,就直接通過網站後臺在原公示名單上做了修改。“實際上後面6個人的成績、排名順序、專業和總成績全部公開了。因為我們研究生招生才進行一兩年,工作經驗不足,如果也單獨公開就完全沒有問題了。”
  他表示,之後參加覆試的同學,其面試和覆試的結果全部公開了。“不然怎麼知道是170多分呢?我們把所有參加全國考試的和學校內部考試的考生分數都進行了排名,全部公佈在研究生招生網站上了。實際上,從這個角度來說是沒有暗箱操作的,如果有暗箱操作,我們就不公示了。”
  我國對於高考及研究生考試招生錄取工作的信息公開一直非常重視。教育部的《通知》規定:各招生單位要在本單位網站公示各專業擬錄取考生名單,名單應包括考生姓名、考生編號、初試成績、覆試成績、總成績等信息,並應對破格覆試、專項計劃、享受初試加分或照顧政策的擬錄取考生進行說明。
  關於變動部分,《通知》也特別強調:“擬錄取名單公示時間不少於10個工作日,公示期間名單不得修改;名單如有變動,須對變動部分做出說明,並對變動內容另行公示10個工作日。”“未經招生單位公示及‘研招信息公開平臺’備案的考生不得錄取。”
  專家:補錄也應在上線學生中依面試成績進行
  “有沒有問題,關鍵是要看錄取的學生是否符合標準。”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破格分過國家線和過學校線兩種。國家線沒過,是要教育部批准的,而該校這種過國家線沒過學校線的,則需要獲得學校內部的同意,“要看事前是否有明確的相關規定,如果沒有明確的依據和說明,就可能有貓兒膩。”
  熊丙奇同時表示,即使有相關的規定,有經驗的學校也會等所有結果出來之後再公佈。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則表示,這種補錄“從程序上來講是不行的。要補錄也應該在原來上了線、在面試上落選的學生中依據面試成績再次錄取”。
  此外,儲朝暉還強調,公開環節不能打包處理,否則無法保證公開性。他認為:“教育部的名額計划下達和變動及學校如何招生,都應該有文字依據,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把它們都公開,這也是面對質疑比較好的辦法。”
  儲朝暉坦言,目前招生指標存在著一些問題。招生指標是行政部門給學校的招生數量限定,背後是計劃體制,也就是說所有的高校都被納入到這個體制裡面。“在體制內,學校應該沒有多少權力去改變招生人數的,因為最後要報教育部備案,要驗證學歷,驗證學歷都是‘一個蘿蔔一個坑’,不可能多一個或少一個。”
  他直言,目前高校招生專業性不足。高校招多少學生,應該經過專業程序確定,要綜合考量學校教師、專業設備及住宿條件,據此來合理招收學生。“但目前,我們缺少這樣的專業程序,往往只用行政的方式來確定。”
  熊丙奇認為,為了保證陽光招生,首先教育部必須要求學校信息完全公開,包括筆試信息、面試信息,為公共監督提供條件;此外,學校內部也要推行改革,如建立現代招生制度和獨立的招生委員會,制定清晰的招生標準,行政部門要按要求執行,而學校內部老師與學生也要有監督權力,保證行政權力不能幹預招生過程。
  熊丙奇及儲朝暉都認為,假如追加的學生確實符合此前的規定,學校在出事後立刻將其“打回”,實際上體現了校方招生的隨意性。
  儲朝暉認為,取消資格的潛臺詞即“不想被追責”:“具體怎麼處理這6名學生,如果是隨意追加,就應該立即撤銷;但若決定時有合理性因素,應該詳細說明情況,符合情況可以保留。”  (原標題:不在考研覆試名單中為何被擬錄取)
創作者介紹

1404

jo35jokaj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